从前,我在桥的这端,你在桥的彼岸,遥远地望着你,却没有,踏上桥寻觅你的勇气

  彼时,我缓缓走上了桥,桥的尽头再也没有个你,只剩下弱水三千汹涌。

  一切,早已化作回忆的战场,硝烟漫漫……

  栀子花开,白花瓣,清凉的味道一丝一丝。

  你是一场火焰与水的结晶,我是一场下着小雨的风。你给我温暖,让我的雨季四季如春;我送你凉雨,让你在不安中冷静。你用水为我织造梦的缎带,让我在能逆风眺望未来;我用风为你编织满天白云,让你浮在幻梦的美好里。两个人,是一株相依相偎的并蒂莲。

  花香满溢,却留不住欢笑。栀子花落满了手,谁也改写不了落花的宿命。不觉间,并蒂死,鸿桥起……

  暮春也去了,暴雨如兵刃短接。花瓣终是灭了,转眼间,是一场栀子花的葬礼。

  一场只有一个人参加的葬礼,只剩残花满天飘零……

  也许是你太好,所以在那个自卑的人眼里,你的真心迷蒙模糊。我用愤怒在你我间割了道银河,又用自卑的友情唤起一场停不下的暴雨,还用一时的赌气背过你的关怀。最后,终因风的多变,水火的决绝,筑起一座九曲长桥。你在那头,我在这头,彼此只留下背影给对方。

  桥的这头是一场挥不去的阴霾,桥的那头是云销雨霁,彩彻区明。桥在,桥远……

  这是一场流泪的结局。花落了没有再开,桥起了没有再塌。蓦然间,桥不是那座桥,我也不是那个我。 (随笔心情www.suibi.com.cn随笔网整理分享)

  后悔的终究是那个自卑的人。有勇气甩手离开,却没勇气走过一座桥,说出三个字。写过信,最后又成了手上一堆碎纸;流过泪,却要再面前咽泪装欢;回过头,终究是假装不经意。时光不会等任何人,我们也没等到对方的对不起,便各自成为路人。从此以后,时光这场祸水,只剩一场作了尘埃的栀子花。

  只是突然,常常心痛,再也没走过那座桥。

  时光还是往前走,我却停在那个忧伤的雨季。常常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候,眼前横亘出一座桥,只有我一个人取三千弱水饮。

  某,流着泪,徘徊上了那座桥,心底灼烧,却突然才醒悟,你我的时光早已不同,彼岸再没有个你……

  从此以后,还交了无数个朋友,却终究没有个圆满的结局。再也不是那阵风,只剩下雨水冷彻心扉。对友情,从此是,唯唯诺诺。

  有人问我,为什么总觉得走不进我。

  我无奈地苦笑,心里默默说,时光这把匕首给我的一刀,怕是好不了了。

  连我自己都跨不过那座桥,你又怎样走近我呢?

  栀子花落,洒满弱水面。桥早已不是那座桥,只因为,再也不相信,友情里我是那个重要的人……

  栀子落不尽,桥幻,桥不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