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傍晚阴霾的天空下,闪电花瓜,一抹亮色看起来惊心动魄,擦亮了黑夜.交响曲拉开了序幕.


风唱着低沉的调子从窗外颤抖的树枝间穿过,''轰隆''医生巨响,雷声凶猛地撕破了天空,在茫茫然里炸开了一丝光明.浑浊嘶哑的雷声带着君王版的威严,凌驾着这个世界.在那一刻,地球上的生灵似乎都为此震撼,为之恐惧,纷纷逃窜与不安.


雨漫天飘洒,天空沉沉压下来.几朵浑圆巨大的云早已遮挡了太阳,一切都被那黑暗与杂乱的剩吞没,将交响曲推向高潮,雨点抨击着大地,似乎组成了一连串快板.雷的语音在雨中徘徊,人们踏着水花,匆匆跑过,那一秒,竟是那般清脆.种种声音交错在一起.它不顾汽车的名声,不顾人们的抱怨,欣然演奏下去.像只狮子,发狂,发野.雨依然汹涌着,黑暗早已蔓延整个天空.


过了许久,雨累了.淅淅沥沥,像个累趴的孩子,躺在床上,大口大口呼吸着.


雨停了,斑斑驳驳的雨水一下子变成炎夏里琉璃般的逛街,天空是水彩绘出的明亮透切.树叶尖那晶莹的水珠.滴入小小的积水塘中,静听那声响,碎玉一般,交响曲也就落下帷幕.


夏,有闪电,有光明劈开黑暗,有轰然的巨响.像是天使的号叫,雷电真实务必,不加掩饰的宣泄.有云,矿业,没有一丝傲娇,喧闹与杂乱夹着不屈.


不同凡响的交响曲.